第12章:兄弟,对不住了(1 / 2)

我虽然很不喜欢用这种方式去威胁别人,可他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我才管不了那么多。我后退一步,看着他说道:“别冲动,你现在也干不了什么,就算你想报复我,那也等你出来再说,可那个时候你还知道我在哪吗”“妈的!小子,你别有种别找我妹的麻烦,有本事冲我来,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你算什么狗屁东西”“你在这里狗叫什么”我平静道。“别找我妹的麻烦,我警告你,否则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先想想你自己吧!知道我库房里那批货值多少钱吗我要追究你的责任,你怕是要牢底坐穿,能不能出来还不一定!”“你冲我来就行,别去搞我妹。”“行啊!那咱们做个交易,你告诉我谁让你这么干的”他还是不说,也不知道他背后那个人究竟给了他多少好处,我都这样威胁他了,他还不愿说。我只好又继续对他说道:“哥们儿,何必呢咱们无冤无仇的,你这么搞我就没意思了。”他还是保持沉默,我都有点不知道怎么和他交流下去了。他在一阵极长的犹豫后,终于松口道:“我可以告诉你怎么回事,但你别去找我妹的麻烦。”我重重点头,并向他保证道:“你放心,只要你跟我说清楚了,我绝不会去找你妹妹,而且你这边我尽量申请法院少叛你几年。”他冷笑一声:“你有这么好心”“我恨的是你背后的人,并非是你,我相信你也是拿钱办事,我何必为难你呢”王一龙的表情逐渐变得复杂起来,他紧皱着眉头,半晌才对我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我们一直通过手机联系,我也没有见过他。”我有点不相信,可我又觉得他没说谎,因为他此刻的表情非常严肃。“你没见过他那你们怎么联系的”“手机,我也不单纯是为了钱。”“那你是为了什么”他低着头,又沉默了一会儿,才沉声说道:“因为我妹妹,她等着眼角膜做手术,那个人说他能帮我搞定眼角膜的事,并且能帮我解决手术费用。”我皱了皱眉,倒吸了口凉气说道:“没见过面,你就相信他了”“一开始不信,可第二天有个医生就来找到我,说现在有眼角膜了,我以为只是巧合,可医生刚走,那个人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并且告诉我只要我同意,他马上就安排手术。”“那万一真的是巧合呢”“不,不会的,我们在医院等了很久了,我们没钱没势,就算有也不可能那么快轮到我们,而且他跟我说了那个医生就是他安排来的。”我依然感到很不可思议,就为了让他来做这么件事,这血本下得太大了吧!“那你答应他的时候,不知道这么做一定会被抓吗”王一龙轻轻叹了口气,又笑了笑道:“无所谓了,只要我妹妹平安就行了,我在里面待一辈子又如何”我心里挺难受的,说他坏吧,可他也是为了自己妹妹;说他有情有义吧,可他却把这份情义的代价凌驾于别人之上。但不管怎么说,站在旁人的角度,我觉得他还是挺爷们儿的。我沉默了一会儿,才又说道:“确定你跟我说的都是真的吗”“我没必要编个故事来骗你。”“那跟你通话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男的。”“他的手机号呢你这里应该有吧能联系上吗”他摇了摇头:“联系不上,打过去就是空号,我试过了。”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只能说他背后那个人大大的狡猾。我只好又向他问道:“那批产品是你从我们库房弄走的吧”他点头,我又继续问:“你怎么进得去呢谁给你的密码”“还是那个人。”这就奇怪了,库房的密码只有公司几个高层知道,除此之外就只有仓库管理员,他背后那个人又是如何得知的呢不过这也不难猜,里应外合嘛,多半是他安排在我们公司的内奸告诉他的。看来王一龙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他应该是没有骗我,我也没再继续问了。我站起身来,对他说道:“应了,就这样吧!你自己好好改造,我争取给法院那边求求情,尽量少叛你几年。”他表情复杂的望着我,在我准备转身离开时,他忽然开口道:“兄弟,对不住了!”我对他一笑,也没再说什么话,转身就离开了审讯室。我觉得这个王一龙还是有点良心的,他看着不像个好人,甚至面向有些凶。可真正和他接触后,我发现这个男人心里很细腻,他像个刺猬一样浑身都是刺,可唯独他妹妹是他心里最柔软的东西。我当然不会去伤害他妹妹,可究竟是谁,愿意花那么大的代价,让他来做这件事。本身这件事对我们也造不成多大的威胁,不过是让我们名声难听一些罢了,可这血本下得未免太大了吧!我感觉这一切都不是巧合,包括说我挪用公司公款的人,也一定和王一龙背后指使他的人有关。或许,叶明远也是因此被陷害的。我越想越想不通,这个人究竟想干嘛不过现在可以明确一点的是,这个人并非单纯针对我,而是针对公司。会是同行吗回家的一路上,我一直在想着这些事情,我感觉快给我整崩溃了。回到胡同口,我将车顺着惯性停在车位上。刚下车我便感觉后面有人,正准备回头看,我的眼睛就被一双手蒙住了。是个女人!我愣了一下,想挣脱开她,可她却死死箍着我:“猜猜我是谁”这声音虽然故意夹着,可我依然能听出来是田洁的声音,只是我敢相信是她。“你谁啊”我试探性的问道。“哈哈,猜不出了吧!”“田洁”我趁机将她双手拉开,回头一看,果然是这臭丫头!“你……你啥时候回来的”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