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一开始这就是一条死路(1 / 2)

电话打完之后,江兰茵还觉得一肚子里的怨气发泄不出去!

她应该是天之娇女!

她应该是天运之人!

她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江兰茵啃咬着手指,啃出了血,鲜血在嘴唇上妖艳地绽放着。

剧痛也没能让江兰茵从妒火中醒过神。

如果从未得到,江兰茵也不会如此痛苦!

但傅青隐一开始就是她的未婚夫!

她弃如敝履的东西在别人手里变废为宝了!

江兰茵的灵魂都在嫉妒中痛苦地扭曲着……

门外江母担心的声音也没被江兰茵听进耳,反而让她烦躁地捂住了耳朵!

“江绾!江绾……”江兰茵口中喃喃自语,她到底怎么才能弄死她……

江母打电话把儿子从报社里叫了回来。

将她们去傅家道歉,又被傅青隐赶出来的事说给他听。

江乘风蹙眉,他心里还是敬重傅青隐的。

江兰茵当时也确实是做错了。

但她没有逃避错误,也没有逃避责任,都主动去傅家道歉了。

更何况还有他母亲,他母亲好歹也是傅青隐的丈母娘。

傅青隐连尊重长辈都做不到,他的心胸也太狭窄了!

“我去看看!”

江乘风敲门之后,屋内没动静。

试了试推门,门没锁。

他直接推门而入。

屋内白炽灯没有开,书桌上的台灯是打开的。

江兰茵此时正在迅速写着什么。

江乘风诧异地问:“兰茵,你这是?”

江兰茵此时已经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

因为身体原因,江兰茵现在已经从文工团的台柱子转成了台后成了后勤。

工作是轻松,但没有前途,没有掌声,没有露面的机会,完全不能满足江兰茵的虚荣心。

见她没有说话,江乘风拿起了一张纸,他惊讶道:“你在写歌?”

江兰茵此时才抬起了头,双眼流露出炙热的目光,“哥,你觉得我写得怎么样?”

她要将穿越前的经典曲目都给写下来!

她要扬名!

她要国内、港城、宝岛的明星艺人都来向她求歌!

她要亮瞎那些人的狗眼!

唯一遗憾的是国内还没有音乐版权意识,她想要赚钱,只能去港城!

江乘风看着《爱江山更爱美人》的歌词,轻轻念了出来:

“……爱江山更爱美人,哪个英雄好汉宁愿孤单……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

江乘风眼中的惊叹和惊艳总算是取悦了陷入低谷之中的江兰茵。

她有意地问道:“哥,你再看看这一首。”

江兰茵又给了他一首《追梦人》的歌词。

“……莫让红颜守空枕头,青春无悔不死的爱人,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江乘风眼中炙热的光华化作浓烈的感情深深地望着江兰茵,“很好!特别好!”

江兰茵谦虚地问:“真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只是随便写写的,你可别因为是我大哥,就偏袒我说好话……”

江乘风抓住了她的手,眼里火热的感情仿佛要融化江兰茵整个人,他激动地说道:

“兰茵,你很聪明!你很有才华!你是我们家里的才女!”

江母从门外进来,看到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和江兰茵羞怯的脸,脑子都快炸了!

“快放手!你们干什么!”

江乘风赶紧松开了手,转移话题将江兰茵写的歌词给母亲看,“母亲!您快看看兰茵写的歌词!”

江母是教语文的,有一定的文学素养。

看完江兰茵写的歌词之后,江母喜悦的骄傲的心情难以克制,激动道:“都是你写的?”

这才是她的女儿!

她亲生的女儿!完全是遗传到了她的才华!

江兰茵矜持的点头,内心逐渐被这空中楼台似的虚荣给填满了。

在江家母子因为江兰茵的才华而骄傲时,曾照影的大哥也从港城带回了消息。

曾照影让他带到港城进行版权登记的几十首歌都用佚名的名义成功进行了版权登记。

江绾从曾照影口中知道这个消息,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国内现在还没有版权意识,所以江绾一股脑地将能记下来的江兰茵名下的曲目都给抄下来送到港城登记版权,免得再让江兰茵占上一点便宜!

港城的版权法律很严格,还有专门维护版权的机构。

明星艺人演唱任何一首歌,都要给词曲作者版权费用。

哪怕是在樱花国的原曲填词,这种翻译也是樱花国版权方授权,且付了版权费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