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说路过,你信吗?(1 / 1)

一深谷中,演算的星盘突然破裂,。

轩辕老人一口鲜血吐出,看着夜空神色若奕,“命中劫,终究是避无可避。”

申秋,北秦盛京。

云落宫里红纱轻颤,令人遐想的声音此起彼伏。

四周忽然灯火通明,只听见远处瞬间响起吼叫。

“有人闯入云落宫。”

“快,抓刺客!”

吼声由远及近,伴着脚步声朝着暗处的漫殊涌来。

看着四周涌来的护卫,一名漫殊不由得暗骂,“该死!早知道就不好奇了。”

随后,立马掉头朝着另外的方向奔去。

护卫看到黑衣人的身影,更是大声嚷起来:“快,他在那边!!!”话落,一大群护卫气势汹汹的朝着暗影追去。

看着下面乱窜的人影,面纱之下,漫殊的嘴角扬起一抹淡然的笑容,轻松熟练地穿梭在宫殿之上。

本以为能轻易甩开追兵,却不料,这一次背后有高手,皇宫护卫竟然一路追了过来。

趁着夜色,漫殊只能边躲边逃,最终到了一处石碑前,石碑上刻着禁地二字,想也不想就钻了进去。

既然是禁地,那些人铁定不敢追进来。

事情也如她所料,追来的侍卫失去她的踪迹,却不敢往石碑处向前一步。

见甩开了人,漫殊细看了看眼前的地方。

大凶之兆,此地不宜久留。

看明白之后,她没有犹豫,借力爬上了高墙的瓦片上。

霎时脚下一滑,一道暗器袭来。

她腰上一用力,不暇思索空翻跳下高墙。

‘噗通’一声,狼狈的摔进了水中。

俗话说的好,常在路边走,哪有不湿鞋。

可自己运气也太背了吧!

漫殊崩溃的从水里探出脑袋,面纱也随之掉落。

面前剑光一闪,一把利剑直接刺向她的肩膀,不留任何情面。

无奈又扎入水中,隐约间又瞧见长剑直接朝她刺来。

她只得将腰间的蝉影剑抽出来,挡住这一攻击。

不想长剑的力道极强,她狼狈的跌入水中,手里的蝉影剑也被震到了潭边的岩石上,她右手的虎口也被震的发麻。

她从水中冒出脑袋,头发被水散开,衣衫与身体紧密贴合,暴露了自己的女儿身。

这时她才看清,潭中一男子身上松散的只披了一件湿透了的白色里衣。

胸口的皮肤大片的裸露着,露出大片纹理流畅结实的胸膛,头发上还在滴着小水珠,顺着棱角分明的脸庞滑下,落入性感的锁骨和胸膛。

如果忽略男子充满杀气的眼神,妥妥一幅美男出浴图,诱人的很!

漫殊脑子不由得浮出四个字:活色生香。

男子琥珀色的寒眸,倒映出她的剪影,却染上了一丝邪肆。

水影将他的轮廓勾勒描绘,风致如妖。

但仅仅一眼,她明显感觉有些不对劲,令人窒息的压迫也随之而来。

只见男子周身气势发冷,面如寒霜的持着剑,剑尖直指着她的咽喉而来,身上还有一层诡异的气息。

果然是大凶之地。

漫殊看着指着咽喉的利剑,笑了笑,但眼里没半点温度,凉凉勾唇,“如果我说路过,你信吗?”

男子身上的气息越来越诡异,启唇一笑“你觉得呢?”

漫殊收起了笑容,她虽然嘴上是那样说的,可身后左手的小动作就没停过。

“那就是没的谈了?”

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