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没钱怎么办。(1 / 2)

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张明威早早的就被推出去做检查。

他极不情愿的问护士,“怎么这么多检查?昨天不是才做完吗?”

张粟赶紧安慰他,“爸,这都是必须要做的,你要听话。”

张明威叹了一口气,“哎,我说就不应该住院,一住院就没完没了了。”

小半天的忙碌,一直快到中午才算消停下来,张明威终于折腾完躺回到病床上。

而张粟却不能停歇,他马不停蹄的去取检查单,化验单。

看着那一堆堆的单子在手里堆积的时候,他一下失去了耐心,心里的烦躁已经积攒到极致,他将单据一股脑全都塞进了透明袋子里,直接冲出医院。

手上再一次点着了一根烟,猛地吸了五六根才算缓和了下来。

医生已经确诊,父亲的肺癌已经到了晚期。

张粟回想起张明威总是咳嗽的时候,他根本就没在意过,甚至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

心里的自责一下子全部向他袭来,他无法原谅自己。

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只是想好好陪在父亲身边,按照医生的指示用心治疗。

可那些天价的医疗费,保守估计也要十五万左右,张粟的心一下子紧缩了起来。

自己现在身上一共不足二百块钱。

他无奈的苦笑,以前自己那么厌恶钱,可现在却觉得多一分都是好的,他又点了一根烟。

病房里,张明威还是一脸的和气,和所有的人都能聊上几句。

门口处,沈慧突然出现。

张明威和气的脸上马上紧张了起来。

她太过美丽,病房里那些人都忍不住看她。

而她直接走向了张明威。

“你怎么来了?”张明威的脸上有些慌乱。

“你知不知道张粟在干什么?”沈慧质问着他。

“他去取单据了,怎么了?”张明威不明白她的话。

沈慧透过窗户看了一眼,“你自己过来看吧。”

张明威踮着脚来到窗前,正看见张粟站在楼下,地下一堆的烟蒂,看起来特别沮丧。

“小粟什么时候抽烟了?”张明威心里有些心疼。

“是不是每个人都要被你耗死,你才开心?”

说完沈慧便生气的出去了。

张粟重新收拾好心情,来到主治大夫的屋里,将检查好的单据重新递给他。

大夫拿到片子仔细的看起来,紧皱眉头,“不太好。”

张粟有些紧张,“那还有办法吗?”

“已经转移了,现在做手术也来不及了,我看就保守治疗吧。”

张粟的心一下被击穿,他的父亲就这样被判了死刑。

“那大概还有多长时间?”问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在隐隐作痛。

“三个月吧。”医生欲言又止,“不过可以试试特效药,也许能缓解,不过价格有些”

“用”张粟毫不犹豫的说。

“”

门外,沈慧听得清清楚楚,她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原来他竟然得了癌症。

她快步离开这个地方,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走到现在,她心里总是对他充满怨恨,当年是他的好心,将两人攒的全部积蓄全部都借给了他的朋友,可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母亲却得了病,无钱医治。

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家庭被病彻底拖垮,沈慧让张明威找朋友要钱,可却被骂了出来。

钱一分没要到,朋友也不知道逃到了哪里。

没办法,沈慧只能去求王震,那个时候王震的生意已经小有名气,在自己那帮同学里他是混的最好的一个。

只是自己借钱的时候,动了歪心思,而她也看出了王震对她有意思。

王震的妻子车祸去世,丢下一个孩子,正愁没人照看,而沈慧就是他最好的人选,他们知根知底又是同学,可有些事不能越了规矩,他喜欢沈慧,可毕竟她已经有了丈夫。

就在沈慧开口借钱的时候,王震二话没说就将钱借给了她。

看着那些堆在眼前的现金时,沈慧还是傻了眼。

回去之后,就再也过不下去家里的苦日子。

他将钱放到张明威的面前,说的明白彻底。

“这个钱不用还了,给妈治病,但是你必须我和我离婚。”

“为什么”张明威不明白,借钱可以还,为什么非要离婚。

“因为借钱的人看上我了。”

那天张明威和沈慧大吵了一架,张粟吓得躲在奶奶的屋里不敢出来。

“你早就不想过了是不是?”张明威大声喊。

“对,这日子是个女人都过不下去。”

张明威脾气上来,直接给了沈慧一巴掌。

沈慧捂